当前位置: 主页 > 南京新闻资讯 > 落败大买家

落败大买家

时间:2019-03-05 08:02 | 作者:南京夜生活 | 来源:http://www.ngxxw.cn

编者按/论跌宕起伏的商业经历,恐怕近5年之内难有出李勇鸿之右者。他从一个商业圈子里的无名小辈,到一时头顶“中国买家”光环的资本玩家,只差了一个AC米兰。

然而,圣西罗并非他的福地,及至他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败走米兰城之时,他的资本过往仍鲜有人知,这是一个并不简单的资本玩家,但如何并不简单,更是难有定论。

李勇鸿在中国属于一类特有的商人,至于他的独特源于哪里,时间或许会给出答案。

一线调查

李勇鸿资本掘金记

2018年10月11日上午,北京信宜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信宜诚”)与江阴第七毛纺厂(以下简称“毛纺厂”)与贾文华、新疆爱迪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爱迪”)合同纠纷一案在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获悉,近日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过一二审,在庭审记录中被直称为“幽灵公司”的江苏仁丰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仁丰”,江阴第七毛纺厂系其股东)所涉案件背后秘密一点点呈现出来。对于此桩案件颇为熟悉的某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袁鑫(化名)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新疆爱迪一度是李勇鸿(李秉峰)实际操控。”早年,袁鑫就认识了后来因为入局AC米兰蜚声海内外的资本玩家李勇鸿。据其自述,李勇鸿一些关系还是他帮忙引荐的。认识之后,两人合作颇为密切,然而,2012年3月一桩事情之后,双方的关系渐行渐远。2012年3月的一天,李勇鸿来到成都香格里拉大堂吧与袁鑫碰面,求助于袁鑫为其筹措资金,用于其实际控制的新疆爱迪进行过桥审计。李勇鸿允诺,用完就还,并出具担保说明和委托担保,保证专款专用。

等待袁鑫将款项打入李勇鸿指定的账户之后,一切就没有按照剧本发展了。这也是后来一系列错综复杂纠纷中的一个关键点。诸多公司和隐秘资本玩家,也在这桩“幽灵公司”合同纠纷案中若隐若现。

这仅仅是资本玩家李勇鸿牵扯其中的一桩事。1969年出生的李勇鸿,与资本市场玩家冯多伦、鲜言、周铭磊、陆克平都有一定的交集。《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北京、香港等地持续两年的调查中,还发现了李勇鸿在四环生物(000518.SZ)入股新疆爱迪、北京山海经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海经”)的过程中,留下了与多位伙伴协同的痕迹。1月7日晚间,四环生物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曾经是多伦股份(后改名匹凸匹,现ST岩石)实际控制人李勇鸿涉嫌编造香港公司任职履历。

“幽灵公司”蹊跷债权

冬日的无锡,阴冷。千里之外,李勇鸿则在温暖的香港豪宅里低调隐匿。

江苏仁丰,注册地位于江阴新桥镇。江阴新桥镇素以纺织业闻名,小小的乡镇诞生了包括江苏阳光(600220.SH)、海澜之家(600398.SH)等多家上市公司。这里最有名的富豪,则是江苏阳光的实际控制人陆克平和海澜之家的周建平。江苏仁丰是一家经营纺织品、针织品等产品的贸易公司,2008年成立之后并没有什么显山露水的举措。工商档案显示的信息,江苏仁丰在2013年12月24日注销清算。

然而,这家注销的公司,却在2015年5月和8月分别签订了一份第三方协议,以及一份煤焦油代购协议。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

这份三方协议书中,甲方为北京信宜诚,乙方为新疆爱迪,丙方为江苏仁丰,签订时间为2015年5月25日。三方协议中还载明甲方在2015年4月15日向丙方支付3630万元,代偿乙方所欠。显然,协议签署之时,江苏仁丰已经注销了一年半,但是协议内容中规定的付款时间却早于签订协议时间一个多月。

2018年12月3日,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终审判决书中,进一步披露了江苏仁丰签订协议的具体情况。终审判决书中提及:毛纺厂在仁丰公司(原文如此)注销后,仍以仁丰公司名义和公章对外签订的合同不妥,但《协议书》系毛纺厂、信宜诚公司以及爱迪公司真实意思表达,协议中所涉仁丰公司权利应由毛纺厂享有。

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协议和合同,纠缠不清的关系让二审法官也在庭审中发问:“2015年5月25日,三方协议中关于信宜诚公司如何还款为何这么绕?”一位接近案情的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这些合同就是故意“绕”,好掩盖背后的事。

新疆爱迪从诞生之初,就充满了诸多离奇。2008年6月,新疆爱迪在新疆阜康市成立。这家公司是李秉峰(李勇鸿)担任过法人代表的北京大河之洲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河之洲”)出资100万元设立。其后,股东发生了变更,四环生物逐步成为新疆爱迪的控股股东。彼时的新疆,以其诱人的税收优惠等政策,吸引了不少企业在此设立公司,一些资本玩家将新疆视为了宝地。资本玩家们往往就是注册一个空壳公司,然后以所谓的新能源及矿业等资源注入上市公司等幌子进行概念炒作,或者操纵上市公司用真金白银购买不值一钱的相关空壳公司。曾经在徐翔案件中曝光的金科股份(000656.SZ)实际控制人,就曾为了配合操作股价与徐翔进行了合作,利用其在新疆石河子设立的一家新能源公司以新能源概念抬升股价掩护大股东高位减持。爱迪成立之时,2008年国际油价上涨之后,煤矿以及煤化工前景被市场看好,嗅觉敏锐的资本玩家发现了大机会。

本文由:南京夜生活,原创!欢迎分享及转载请保留出处,谢谢!  http://www.ngxxw.cn/news/1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