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南京新闻资讯 > 外卖女骑手:等红灯时“最闲”上岗半个月瘦了5公斤

外卖女骑手:等红灯时“最闲”上岗半个月瘦了5公斤

时间:2019-03-08 02:22 | 作者:南京夜生活 | 来源:http://www.ngxxw.cn

原标题:外卖女骑手:等红灯时“最闲” 上岗半个月瘦了5公斤

外卖女骑手:等红灯时“最闲”上岗半个月瘦了5公斤

  在大山子桥十字路口,谷小芳在等红灯的间隙吃着油条

  手指一点,坐等美食。外卖行业的迅猛发展让“吃饭”变得异常简单。接单、取单、送餐,规定时间内“外卖骑手”们大多能送达早餐、午餐、晚餐,甚至是宵夜。他们飞奔在商家、客户之间,是怎样的争分夺秒?他们的每一次“送达”背后,有没有故事?今天是三八国际妇女节,北京青年报记者关注到了这样一位“外卖姐”,给您讲讲外卖女骑手的故事。

  谷小芳在望京西园一区楼下转了三圈,仍然没找到入口,在客户“你会不会送餐啊?”的抱怨下,站在路边哗哗地往下掉眼泪。这是她到北京成为一位外卖骑手的第三天。

外卖女骑手:等红灯时“最闲”上岗半个月瘦了5公斤

  谷小芳出门前化妆,让自己显得干净利落

  1987年出生,来自河南洛阳的谷小芳在2018年6月底来到北京,在中介的介绍下当起了外卖骑手。那天,她对要送餐的小区楼号不熟,按客户电话里说的走,却总也找不到,给站长打电话求助,也没有进展。中间客户一直催,虽然没有骂人,但口气很严肃,再后来,她急哭了。旁边一位阿姨看到说,孩子别哭,你要去哪儿我带你去。正好阿姨跟客户同一栋楼,就把小芳带到了门口。见到客户后小芳连声道歉,估计是看到小芳的眼睛红了,客户没说什么。

  送完餐后,小芳给她所在的望京站站长打电话要求休息,说感觉自己可能不太适合这个工作。站长安慰说刚开始肯定有各种问题,让小芳先歇两天。两天后,感觉心情比较平复了,小芳就又继续上班。这一上就是八个月,直至现在。

外卖女骑手:等红灯时“最闲”上岗半个月瘦了5公斤

  谷小芳与女儿的合影,手机上有多处裂痕,明显能看出不是一次摔出来的

  赶时间

  一口气爬上19楼

  为什么离乡背井到北京来当外卖骑手?小芳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自己想要出来“闯一闯”。

  不同于男性在小地方也能找到收入不错的工作,小芳觉得在大城市,女性的工作机会更多。在家乡,她的工资是三千左右,现在在北京当骑手,一个月能挣八九千。除了薪酬,这个行业能接触到很多不同的人群,见识到不同的地方也是小芳所看重的。

  外卖骑手唯一的工作就是“让别人及时地填饱肚子”,也正因为如此,骑手们通常在下午两三点才能“开饭”。

  能不能在送餐期间抽五分钟吃口饭?小芳说,这是不存在的。通常,两个单子的间隔是十分钟,这期间,骑手要从一个小区到另一个小区。进小区大门要花时间,等电梯要花时间,,等待顾客开门也要花时间,根本没有空闲。特别在送餐高峰期,走路都得小跑。送外卖仅半个月,小芳就瘦了10斤。她说,中午到写字楼送餐时,十层以下都直接爬楼梯,有一次一口气爬了19层。

  体力消耗大,等不到下午三点再吃饭时,小芳就趁着在望京大山子桥路口等红绿灯时吃上几口,她说很多同事也都是如此,“只有等红绿灯时最闲”。

外卖女骑手:等红灯时“最闲”上岗半个月瘦了5公斤

  正在接单的谷小芳说,她当过两次月度“单王”

  谈优势

  “外卖姐”勤快又宽容

  在骑手这个行当里,一般男性居多。小芳却认为,女骑手也有着先天的优势。例如女骑手比男骑手在对待客户时宽容度更高,而且女骑手大多比较勤快。

  据了解,望京站的“单王”就是一名女骑手,她有四年的工作经验,在兴起不久的配送行业里算是非常资深了。小芳说她也当过两次月度“单王”。

  不过,女骑手的短板也是很明显的。去年小芳刚到望京站时最多有17个女骑手,后来慢慢地就剩现在三四个了。换了行业的女骑手告诉小芳,这工作太辛苦了。

  “天气越恶劣越要上班;大家都不愿出门时你必须出门。”小芳跟北青报记者说着外卖行业的“行规”。

  每天忙到晚上10点半,回来躺在床上,小芳就会特别想家,可当真的去考虑要不要回家时就会犹豫。

  遇趣事

  送餐员“客串”和事老

  小芳说骑手对时间的要求非常高。中午11点到下午1点半最为忙碌,这期间如果小芳进到电梯里手机没了信号,她就会很焦虑。

本文由:南京夜生活,原创!欢迎分享及转载请保留出处,谢谢!  http://www.ngxxw.cn/news/1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