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南京夜生活 > 巴黎酒吧里的犹太侍者与抗德组织的秘密

巴黎酒吧里的犹太侍者与抗德组织的秘密

时间:2019-03-05 08:49 | 作者:南京夜生活 | 来源:http://www.ngxxw.cn

编者按:《二战中的巴黎》讲述了二战时期巴黎被德国纳粹攻占前后的一段历史。各国势力齐聚巴黎:作家、明星、艺术家、间谍、纳粹军官、反抗军等纷纷涌入,似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展开生死较量,上演着一幕幕关于背叛与阴谋、抵抗与合作、欲望与死亡的故事。
有一个消息迅速传遍了巴黎全城:前天一位德国民族主义者企图刺杀阿道夫·希特勒未果,遭到惨败。这对于抗德运动而言是个重大损失。
弗兰克知道这个刺杀计划的很大一部分内容是在他举行的鸡尾酒会上酝酿成形的。他之所以知道内幕,因为他本人也参与其中,至少沾个边。
丽兹大酒店的穿堂里已经挤满了海恩里希·希姆莱手下那帮臭名昭著的党卫军士兵。甚至对刺杀希特勒计划一无所知的德国人也吓坏了。冯·斯图普纳格尔将军受命立即返回柏林,那天早晨在巴黎城外的路上企图自杀,此时已被盖世太保拘押起来。冯·霍法克与另一位德军上校汉斯·斯派达尔一起失踪了。
弗兰克曾经为他们这些人担任过代理人。
由于很多纳粹高官卷入到遭到惨败的刺杀行动中,盖世太保不会立即盘问他。反倒是布兰琪·奥泽罗成了他们真正的累赘。6个星期前,盖世太保于6月6日逮捕了她,当时她轻率地跑到外面庆祝盟军部队在诺曼底登陆。她是犹太人,弗兰克知道这一点,因为他曾经帮她伪造过护照。她也在为抵抗组织工作。                     
实际上弗兰克知道至少还有两名丽兹大酒店的员工也在从事抵抗活动。无论如何,大部分员工都知道这一秘密。丽兹大酒店范围毕竟有限,不可能藏住一切。此刻他们全都面临着忠诚与勇气的最终考验。会不会有人屈服于恐怖环境,把他们全部出卖给盖世太保?是否还有什么办法向他们当中最薄弱的环节发出警告?

巴黎酒吧里的犹太侍者与抗德组织的秘密

巴黎的酒吧内
弗兰克晃动着身体穿上白色外套,整理了一下夹鼻眼镜,思绪又回到了前一个星期。上星期五是攻克巴士底日(7月14号)——法国国庆日。作为形势迅速发生变化的一种象征,十万巴黎市民走出室外,勇敢面对军政府的装甲车毫不示弱,并且用枪声和火堆封闭了街道。德国军政府采用威胁手段平息了示威活动,但是天空中第一次散发出一股明显的烟火味道,显示出愤怒的抵抗迹象。
那天夜晚,斯派达尔上校出人预料地回到了巴黎。自战争爆发起,他在丽兹大酒店一住就是好几年。当时他于1940年首次担任巴黎最高司令官的参谋长。巴黎陷落后头两年他负责监督丽兹大酒店的运行情况,主要是平息外交纠纷,向客人解释为什么在战争期间鱼子酱货源不足等问题。丽兹大酒店也是他履行第二个使命的最佳场所:他受命扶持一批使巴黎文化保持活力的优秀艺术家、科学家。这也是元首高瞻远瞩的特意安排。实际上阿道夫·希特勒在德军占领时期的第一个夏季访问巴黎时,为他担任导游的人正是汉斯·斯派达尔。              
现在斯派达尔又继续处理军政要务,大部分时间在距城外25英里的拉罗什吉永城堡度过。那里是区域性的军事指挥部。4月份他又被任命为陆军B集团军陆军元帅,素有“沙漠之狐”之称的埃尔温·隆美尔的参谋长。自那时起,他一直没有回来过。汉斯这次重返巴黎时,丽兹大酒店使他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每个人还都记着他。
弗兰克回想起往日那诸多风险和脆弱环节,回想起酒店员工一次又一次逃过德国人注意的情景,他不能不想到汉斯·斯派达尔。因为汉斯是怀疑布兰琪真正身份的德国人之一。据说早在20世纪20年代,她就以布兰琪·鲁宾斯坦小姐的身份乘船来到了巴黎。那时她是一位美籍德裔二流电影明星(犹太人),也是一位埃及花花公子的情人。可可·香奈儿一开始也知道她早年的一些秘密。有一天,这位逐渐衰老的服装设计师在丽兹大酒店后面的楼梯上遇到布兰琪时将她拦住。“我的一位女店员说你是犹太人,”可可·香奈儿提到了这一点,“你无法证明你是犹太人,对吧?”随后什么也没说。这是一种含有弦外之音的评语。布兰琪认为这句含沙射影之词有一种不祥的意味。人人都知道,凡事只要一涉及犹太人,香奈儿就不惜使用一些不正当手段。香奈儿的律师德尚布伦,也就是皮埃尔·拉瓦尔的时髦女儿乔茜的丈夫,正在帮助她把她的香水公司从犹太人生意合作者那里夺回来。香奈儿在20年代初期曾将一大部分股份卖给了他们。布兰琪本人并不是香奈儿特别喜欢的人。
德国人查看了布兰琪的证件,一切都符合技术要求。她的护照上多年来一直写着布兰琪·罗斯,天主教徒,来自美国俄亥俄州。然而她并不清楚克利夫兰市在地图上标在何处。没有人相信证件上写的内容。不知道为什么,此事没有进一步追究。因为她嫁给了一个法国公民,所以她可以留在巴黎。                                
让弗兰克感到高兴的是布兰琪以前没有垮下来。他希望她现在也不会垮下来。但是,既然刺杀希特勒和戈林的秘密计划同大酒店里的房客有关,不难想象会有一位精明的盖世太保重新对她施加压力。
护照的事情已是旧闻。10多年前,弗兰克帮她伪造了那本护照。眼下他仍然帮那些需要离开被占领的巴黎的人伪造护照。弗兰克帮她联系上了一位名叫克里普的犹太人,此人收取了100美元费用,然后伪造了假证件,把布兰琪的年龄减去了几岁。后来她又在美国领事馆延长了护照期限。新护照完全合法。
麻烦的是,最近布兰琪同克里普有过合作。克里普也参加了秘密抵抗组织。他们需要他帮忙协助一位被击落的英国皇家空军机枪手逃出巴黎。布兰琪德语讲得同德国人一样好。在整个战争期间,她通过各种地下组织网络帮助被击落的同盟国空军战士逃出了敌占区。同盟国空军战士再次经常被击落,令人震惊。                    
布兰琪已经身陷囹圄。麻烦的是,即使她在状态最佳的时候也表现得既不特别谨慎,又不特别可靠。她喜欢不合时宜地摆出一副蔑视一切的样子。正是这种做派造成了她目前的困难。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被盖世太保逮捕了。据一位知情者透露,6月6日那天她和一位名叫莉丽·卡玛耶芙的东欧女友在马克西姆餐厅用餐。当时盟军在诺曼底登陆的消息使德国人变得特别残暴。关于那次餐厅出事流传着各种不同的说法。有人说喝得微醉的布兰琪反复用德语要求乐队演奏《上帝拯救国王》,而且还抱怨新鲜牡蛎留给了德国人。还有人说布兰琪对两位同纳粹情人一起吃情侣午餐的法国女人突然发难,直言不讳地说她们是婊子、叛徒。布兰琪的侄子后来回忆说,她声称一名德国人对她说了一句“希特勒万岁”,她立刻把一杯香槟酒泼在了他的裆部。那些最了解她的人不相信别人说的这些事情真的令人遗憾地发生过。有关她数次被捕的传说常常是五花八门,杂乱纷呈。巴黎许多人都理解那种情感,但是将其大声地讲出来反倒不明智。     
莉丽和布兰琪因不尊重德国人被送往臭名昭著的拘禁营地。从造成的直接后果来看,当时她们那样做的确不明智,不值得。现在她们都在接受调查。如果盖世太保发现她们暗地里都干过什么,最终她们都会被处决。除了她们以外,别人也要遭到牵连,南京桑拿,丽兹大酒店大部分员工都可能跟着她们一起倒下去。
西班牙内战期间,莉丽·卡玛耶芙曾在西班牙战斗过。现在她们又参加了巴黎的法西斯抵抗组织。另外她还同一些流亡的俄国电影制片人和演员有交往,这些人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的巴黎同导演雅科夫·普罗塔扎诺夫合作过。也许她和布兰琪第一次相遇是在她1923年拍摄的影片《一夜情》的拍摄现场。影片中有一个女配角演员名叫布兰琪·罗斯,那是布兰琪·鲁宾斯坦在20世纪20年代使用的艺名。这个艺名最后又被她用在了那本假护照上。                                       
无论她们当初怎么样见面,后来莉丽把她的老朋友布兰琪招进了抵抗组织。布兰琪装扮铁路工人的妻子把一些军事照片偷偷带出巴黎。对她们而言最危险的是,有一次莉丽把一位名叫温森佐的共产党战士藏在了丽兹大酒店414号房间,让他在那里养伤。有些酒店员工也知道这种情况。看门人把新钥匙交给她们。虽然克劳德对于她从事的神秘活动一无所知,当纳粹党怀疑有问题时,克劳德仍然替她做掩护。大家都竭尽全力不让玛丽-路易斯·丽兹了解到一点儿蛛丝马迹。她的儿子却说,她看到了“该死的一切情况”。
早晚都会有人警告玛丽-路易斯对德国人那么友好是危险的。            
德国人已经怀疑布兰琪藏匿逃犯,从事政治恐怖活动。假如她现在撑不住垮下来,盖世太保决定对克劳德进行审讯,很多情况都会暴露。他已经被逮捕过一次,因为怀疑他同情共产党员。他没有参加巴黎的任何一个组织松散的运动,但是他却同一些酒店员工建立自己的抵抗组织,在丽兹大酒店安置一些“元首客人”时向同盟国提供情报。德国人猜测他是为英国情报机关效力。弗兰克和绰号“猎人”的酒店看门人雅克同为克劳德效力。
克劳德组建的抵抗组织是一个别出心裁的系统,利用酒店的各位瑞士联络人开展活动。克劳德同占领区的一个生意伙伴开展合作,经常从办公室里打电话,把密码情报轻松地传递出去。同克劳德接头的人把情报送到靠近瑞士边境的一位铁路工人那里。后者再把情报送到中立地区的同盟国特工人员手里。他们给每个德国军政要员都编了号码,有时密码通过水果或蔬菜的数量来编排。他们给德国元帅赫尔曼·戈林起了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绰号“土豆”。克劳德还设法动员巴黎的其他酒店经理加入抵抗组织。由于乔治五世酒店的经理拒绝加入,从此便结束了他们之间的友谊。
本文摘选自《二战中的巴黎》,斯坦威/台海出版社2018年9月版

巴黎酒吧里的犹太侍者与抗德组织的秘密

本文由:南京夜生活,原创!欢迎分享及转载请保留出处,谢谢!  http://www.ngxxw.cn/ysh/14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