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南京夜生活 > 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时间:2019-03-06 23:55 | 作者:南京夜生活 | 来源:http://www.ngxxw.cn

    

    几天前,和作家白琳谈十多年前初识的情形,是她刚到山西作协上班,和时任《山西文学》主编的韩石山先生,参加我主持的一个沙龙活动。那是2005年初,我负责的三晋都市报副刊部以男女周刊为阵地成立了一个情缘沙龙,每月组织一次活动。活动地点设在太原市文源巷的蓝山酒吧,位于山西省图书馆旧址的对面,有时也在别处。老板是和顺人,算是半个老乡,一个很帅气的年轻人,可惜早没了联系,再见也不记得模样了。但我一直念念不忘,那个雅致清净的蓝山酒吧。特别是那条并不宽,却满满文化韵味的巷子。
    文源巷,听名字就让人沉醉遐想。地处太原市区中心地带,东临风景优美的迎泽公园,南接医疗便利的山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临文化氛围浓厚的省文化厅、晋剧院、梅兰芳剧院,北面则是有着百年历史的山西省图书馆。
    单就说创始于1909年的省图,就足以令这个巷子骄傲。山西省图书馆的前身是1919年10月9日成立的“山西教育图书博物馆”,其后先后使用过“山西公立图书馆(附设博物馆)”“山西省立民众教育馆”“太原博物馆”等名称。1950年改名为“山西省图书博物馆”,1953年8月又改为“山西省博物馆(设图书部)”,1957年3月成立了“山西省图书馆筹备处”,与博物馆分离。1960年8月28日正式开馆,郭沫若题写馆名。
    开馆前,时任馆长的赵建邦为门前的土马路起名文源巷。说到由来,竟与《四库全书》有关,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部丛书,其完整抄录下来的典籍就达3461种,79309卷。为妥善地保存这部卷帙浩大的丛书,乾隆皇帝下令在全国分别建造7座藏书阁,这就是北京紫禁城内的文渊阁、北京圆明园内的文源阁,河北承德市避暑山庄的文津阁,辽宁沈阳市故宫的文溯阁,江苏镇江市的文宗阁,扬州市文汇阁和浙江杭州市的文润阁。其中文津阁的藏书于1915年运至北京,移交京师图书馆(原北京市图书馆前身,现为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原北京图书馆门前街道被命名为文津街。文源阁于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时连同圆明园和《四库全书》一起被焚毁。综合典籍记载,并参考文津街起名缘起,省图旧址的巷子就被称为文源巷。
    2016年7月该图书馆官网信息显示,馆藏总量340余万册(件),其中图书169万册,报刊87万册,古籍30万册(件),视听、缩微、电子图书及其他文献54万册(件)。馆藏珍品包括北宋雍熙三年刻《佛说北斗七星经》、伪齐阜昌八年刻《成唯识论了义灯钞科文》等海内外孤本,以及明嘉靖《山西通志》、刘大鹏《退想斋日记》等珍稀地方文献和特色文献。
    2013年7月2日,省图新馆在汾河西畔的长风商务区正式建成开馆。而习惯上被称为省图书馆文源馆,现为少儿图书馆和古籍馆,经过三年修缮建设,即将对外开放。
    上世纪80年代,这条街上开了不少以“文源”命名的文化商店,“文源斋”“文源阁”“文源鲜花店”“文源餐馆”“文源小吃”等,使这条街成为人流骤增,文化气氛浓厚的所在。
    很多事情随着时间淡忘,一封十多年前的信无意中被翻到,单看那字迹就流畅俊美,洒脱飘逸。写信人是素有“文坛刀客”之称的著名作家韩石山。
俊芳:
    来信收到。经常收到报纸,都是那么干巴巴的,一张报纸。您的夹了信,让我倍感亲切。那天在蓝山咖啡馆(可能是蓝山咖啡太有名气,被错当做咖啡馆)。参加您主持的“第四类情感”座谈会,感觉也很好,一群男女,放言高论,不是平日思之念之,都很少敢公开谈论的话题。那个“比亲情淡一点,比友情深一点,比爱情少一点”的定义,实则是大可玩味的。那都是比较而言,对于此类感情,它是唯一的,也是最深的,若要加限制,只能说那一时那一地那一人。您说不是么?您来太原发展仅一年,就能独当一面,成为报社的一名中层主管,这说明了您的能力,也说明了您的品质。我们是老乡,愿多多联系。
    祝文祺。

    韩石山二月廿二日


    韩石山先生1947年生于山西临猗。1970年毕业于山西大学历史系,任中学教员多年。1984年调入山西省作家协会,曾任《山西文学》主编。2007年退休。著有《徐志摩传》《李健吾传》《张颔传》《装模作样——浪迹文坛三十年》等。
    我们的沙龙活动,一般在周五下午,因为当年周六无报,周五上午开会评报,下午本来可以休息,我和搭档张旭霞每月有一次要加班组织读者沙龙。主题以生活情感为主,预先设定好选题,提前一周在周刊上发沙龙活动预告,让读者自己报名参与。那时互联网平台还不怎么发达,多半电话联系,偶尔也有读者寄信发表意见,择一二也会刊登在报纸上。每期的嘉宾则要临时邀请,提前沟通选题,来与不来都有可能。到跟前突然说不能来的情况也有,只能多手准备,以备万全。现在想来,还是很锻炼人,因陋就简,随机应变,实在不行就自己上阵开讲……
    有时要给嘉宾准备小礼物,现场摆放最新几期男女周刊的报纸,准备茶水和水果……活动有大有小,多则三十多人,少则不到二十人。有时会邀请唱歌、弹琴、吹埙的朋友,都是公益参与,并没有一分钱报酬。我自己花钱买水果、花生等,有的读者也会带好吃的来分享,总之,气氛非常好,满满的正能量。
    韩先生那次活动来,带了两个刚分配到省作协的女编辑。其中一个就是后来成为山西新锐作家的白琳。不记得他们那天发言的具体内容,就是大家都很踊跃,现场热烈愉快,笑声不断,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其实,沙龙中读者的成分复杂,常常结束了我也不清楚人家是做什么工作的。下一次还会不会参与我也不得而知,总之,来去自由,南京SPA会所,相聚随性。正是这样宽松的环境,令参与谈论的人可以畅所欲言。等下一周将活动内容在周刊上发表出来,会寄样报给请来的嘉宾。韩先生信中所说的就是我寄信去的情况,我信中所写一点也不记得了,大概就是些感谢之类,与那天活动有关的内容。能让那么大的作家屈尊参加一个小活动,且没有任何报酬,实在非我能力所及,大半是因着老乡的情谊。
    下午的蓝山酒吧几乎没有客人,要到晚饭之后才会正式营业。活动一般会在5点多钟结束,我们会帮忙清理现场,恢复原样。酒吧老板只见过一回,之后都是看店的小妹开门烧水,彼此相处得简单随意。到年底,因报纸改版,男女周刊被撤销,情缘沙龙也随之解散。
    后来,也曾路过文源巷,留心过那间酒吧,白天总是寂寂,夜晚不知光景如何,只周围多了不少新店面。
    很多年过去了,不知那家蓝山酒吧还在否?

本文由:南京夜生活,原创!欢迎分享及转载请保留出处,谢谢!  http://www.ngxxw.cn/ysh/1732.html